TXT全集下载 | 书籍资料页| 上传书籍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苏联大清洗内幕_第14章

作者:陈启能 大小:588K 类型:军事 时间:2013-06-26 14:28:26
        
         但是,正好在1952年一桩更急和更严重的“医生放毒案件”吸引了斯大林的注意力。新任部长、原来的党务工作者伊格纳季耶夫是一个天真幼稚的人。他没有找到这群被捕的医术高超的医生的罪证以及证明他们进行破坏活动的任何材料,只有在克里姆林宫医院工作的叫季玛舒克的人写的一封信。而且,医生当中谁也没有招供!这个部长当着几个政治局委员的面把这一情况报告了斯大林(政治局一般地不举行定期会议,被请到斯大林的别墅的人一起吃晚饭,这本身就算参加了会议)。而这个部长得到的回答是:如果你找不到罪证,而他们又不招供,那你也要到他们呆的地方去……随后医生就“招供了”,在干这类勾当方面比这个新部长更老练和更有经验的侦查人员制造了罪证。
         1953年3月初的一天夜里,患高血压症的斯大林去浴池洗澡。室内只有他一个人,沙发上有准备好的床铺。他每天过了12点甚至午后1点起床,如果没有他召唤,谁都不能到他那里去。这天过了两点、三点、四点、已经是五点了,也没有听到召唤声。不安的保卫人员不知道他们该怎么办。最后,去叫女厨师,她是一个很早就在“主人”这里工作的已过中年的普通俄国女人(可能她是斯大林还信得过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中的一个)。她敲了门,但没有回答,再敲得狠些也一样。最后,决定撬开了门。“主人”躺在离沙发不远的地板上。病情很重,全身瘫痪不能说话。他只是愤怒地看着周围的人和来的医生(巳是新的医生!)。政治局委员得到马林科夫的通知来到了别墅。又过了三、四天。
         一个时代结束了……
         但是,贝利亚还不理解这一点。他公开地不表示悲哀。按他的盘算,一切都再好不过了。正式的“接班人”马林科夫——因为他刚刚在1952年末举行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作了总结报告——是个软弱的人,处在他贝利亚的影响之下。现在,他贝利亚不仅不须要怕斯大林了,而且自己实际上就要成为整个国家的掌舵人。
         厚颜无耻的贝利亚觉得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感情。斯大林的儿子瓦西里已经看出口利亚的欣快心情。于是瓦西里随便地制造了一个流言,说他的父亲是被“治死的”,甚至可能是被毒死的。后来国外着名的“苏联学家”阿夫托尔哈诺夫开始“论证”这一流言,附和瓦西里。瓦西里曾发疯地幻想:要是他父亲能够重新说话,那么他的父亲就能够下命令,枪毙政治局里所有敢于比他活得长的人。
         在这个时候,贝利亚还“美化自己”。他大概是回忆了1938年的情况后,开始重新审理“医生案件”。“老板”刚刚死后,医生就平反了,被释放了,而以柳明为首的几个侦查人员则被判了死刑。不是单纯地使几个侦查人员当了“替罪羊”,而是要完全用惩办使医生遭到不幸的凶手来向所有的人表明,时代好转了,而这应归功于贝利亚。
         时代确实是变了,但是这个诡计多端和罪行累累的人还没有明白,时代往哪个方向改变。贝利亚认为,党早已在精神上被镇压机关压垮了,它永远不能恢复它在社会中的作用了。他不能理解,他关干一个人价值的衡量本身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因为他的衡量是基于对“宫廷zhengbian”把戏的理解,而不是基于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理解。这个社会推翻了贝利亚自己,他的机关,化了20年时间建立起来的令人厌恶的机器。
         1953年的夏天到了,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一次政治局(斯大林死前将其改称主席团)会议的过程中,叫来了一群苏联元帅和将军,他们受命逮捕贝利亚,并把他押送到莫斯科卫戍司令部。
         对贝利亚的审判进行得很快,也许过快了。看来,应当迫使他多交代些情况,这样会使今天的历史学家的工作容易一些……人们在盛怒之下,把他划成了什么人的“间谍”。看来,在这样做以前应该认真地弄清情况。(即使贝利亚1919年在巴库以平等党情报机关的间谍身份进行工作,而不是象他企图断言的那样,实际上是执行党的任务,也应该弄清情况)。
         当然,问题在于整个时代结束了……
         历史给予党的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的意义以高度的评价。以尼·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中央领导人结束了这些丑恶事件,而这些丑恶事件当时歪曲了我们社会的形象,造成了不应有的牺牲。
         现在的问题是编写党和苏联社会真正客观的历史。最近党的中央全会强调指出:问题在于撰写真实的和完整的历史,这部历史应当是人民生活和斗争的历史,要包括各种胜利和失败,光明和痛苦,群众的革命热情和破坏社会主义法制行为,而有时是罪行……
         有时人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要触动这些幽灵,为什么要惊动过去?回答只有一个:应当知道过去,其中有一个目的,即要使未来完全摆脱过去的羁绊。
         (原载《共青团真理报》1988年2月21日。董智忱译,康春林校)
         列宁逝世后的第一次党代表大会
         阿·伊·米高扬
         在代表大会之前
         在第十三次党代表大会开幕之前三天,边区党代表会议选出的代表团从北高加索来到了莫斯科。我和当时担任北高加索军区司令员的伏罗希洛夫到莫斯科去要早些,因为我们是中央委员会委员,还要参加代表大会之前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当我和伏罗希洛夫准备去莫斯科的时候,我把我怀第二个孩子的妻子送到了基斯洛沃茨克市。1924年6月,她在那里生了个儿子,为了纪念在此之前五个月逝世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我们给他起名叫沃洛佳。
         我们与奥尔忠尼启则、基洛夫、奥拉赫拉什维利和米亚斯尼基杨(在罗斯托夫同他们会合了)一起乘梯弗里斯一莫斯科的快车去莫斯科。当然,沿途不少谈话是关于行将到来的全体会议和代表大会,关于党内形势和国家总的情况的。我们彼此之间早已是朋友了,而许多东西则把我本人与外高索联系在一起。
 2/10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